绮君

双黑大法好!!!

啊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人,好嘛你懒得打字那我也懒得给你打码了,麻烦您老勤快点发别人的图标明一下原作或把你说有的授权发出来一下好吗?之前还有个出处现在连出处都没有了也是没话说了……

今天拿到了水母太太的本儿w!这是我第一次买水母太太的本,因为实在是太好看了,所以哪怕是在吃土期间也还是买了下来(。・ω・。)ノ♡,一开始关注太太是因为有萌奈因,后来看双黑时发现太太也写双黑了!然后就感觉无比的激动!就有了一种以后太太萌啥我就萌啥了的想法😂😂(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一堆什么……)
最后,太中年下真的是太棒了~能遇到太太真的是太好了~ @—水母汐— (。・ω・。)ノ♡十分感谢!

【双黑】你愿意吗?我愿意

*圣诞贺文,顺便迟来的祝贺文野第二季结束!
*设定是中也在国外出差

              夜幕降临,圣诞节的钟声敲响,街道上大大小小的圣诞树都亮起了灯,将地上如地毯般厚的雪映成了彩色,年轻人扮成了圣诞老人,带着微笑站在门口给经过的小朋友们发放礼物,到处都充满着欢声笑语,也许圣诞节对他们来说是一年中最棒的节日。

         就在这个所有人都感到幸福的节日里,中也一个人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看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又看着手机里梶井发来的黑手党成员在酒吧里喝酒庆祝的照片,莫名感到有点悲伤,他微微地叹了口气,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继续向前走着。 “先生是一个人吗?可以试试去教堂里看看哦,教堂是对每一个人开放的。”一位和蔼的老先生突然从后面冒出对前面的中也说到,中也想了一会儿,“教堂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了那位老先生的话后,中也还真的来教堂了,说实话他在开门的时候有点犹豫,毕竟像他这样每天手上沾满鲜血的人,怎么能来教堂这种神圣纯洁的地方呢?最后他还是推开了大门,柔和的灯光照到中也身上,偌大的教堂里只有唱诗班的孩子们在台上唱着动听的歌曲,彩色的玻璃窗上印着伟大基督的图像。果然这是我最应该来的地方啊,中也想着。

         他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坐了下来,想着等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再回去。可能是教堂环境太舒服了,没坐一会儿中也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整个人的身心都安静了下来,于是他开始回忆起了之前的圣诞节。二十几年来,他的每个圣诞节都有太宰的出现,不管是太宰还在港黑的时候,还是后来在侦探社的时候,他总是会在圣诞节那天遇到太宰,然后两个人开始吵架打闹,最后收到一句对方非常没有诚意的“圣诞快乐”,虽然对中也来说,这些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但至少有个人在旁边,自己不会感到孤独,今年圣诞节旁边突然没了太宰,他真心感受到了无比的寂寞,和不习惯。
         
        “原来圣诞节是那么的无聊啊……”没了你在身边时……

        “啊,这不是中也嘛?居然到了国外还能遇到,真是太倒霉了!”中也从回忆中出来,听到了身后一阵熟悉的声音,他惊讶的回过头,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棕色。太宰站在他后面,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脖子上围着一条米色的格子围巾,苍白的脸上带着中也最熟悉的那个笑容。

        “太宰?!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我不是应该在日本?中也是想说这个吧,呐,中也,你要不要猜猜呢?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教堂里。”太宰说着坐到了中也的旁边,看着台上唱诗班的天使们,脸上带着让人读不懂的表情,看上去有点……紧张?  “无不无聊啊,谁要跟你玩这种猜对无奖的游戏啊,我要回去了。”中也没好气的说着,站起身打算要走,但其实看到太宰在这,他打心里是觉得开心的。

         “有奖哦,中也”太宰抓住中也的手,不让他离开,“中也猜对的话有奖哦。”太宰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无比的温柔,让中也看着脸上一阵发热,“但以中也的智商是肯定猜不到的,所以我不抱期望啦~”………………“太宰治!所以说你为什么总要逼我在过节时打你!”中也的声音瞬间拔高,举起手就朝太宰挥去,果然刚刚那个温柔宰是骗人的!

         “我是看着中也来了,就跟着请假来的。”中也猛地收住要挥向太宰的拳头,欸?他刚刚说了什么?为了我而来的?……“呐,中也,我说,你愿不愿意,跟我交往呢?”就在那一瞬间,中也觉得属于自己的时间仿佛停止了,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和教堂里回荡着的歌声。

          “中也愿不愿意跟我交往呢?我想说这句话很久了呢”
          ……
          “愿不愿意收下这份名为“太宰治”的圣诞节礼物呢?”
          ……
          “愿不愿意以后每个圣诞节都由我来陪你过呢?”
          
          ……中也的整个脸红了个通透,仿佛一颗熟过头了的西红柿,他像傻了一样低着头定格在了那里,太宰也不着急,就这样低着头静静地等着中也的回答,牵着中也的手一直没松开过,反而握的更紧了……就在安静的那一段时间里,中也的脑海里像走马灯一样飞快地回忆了一遍跟太宰一起做过的所有事情,原来是这样啊,他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

         外面下起了雪,教堂里的歌声不知何时停止了,一切都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中也微微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抬起头,眼睛亮亮的,他看着太宰,说:

         “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不等太宰反应过来,中也先一步回握住了他的手,然后继续说到:

          “是的,我愿意。”

---END

        啊啊感觉半个世纪没更文了真是抱歉,因为初三考试太多了,下一篇也不知道是何时了,谢谢观看!大家圣诞节快乐呀。☃!

【双黑】横滨大醋缸

*大写的OOC
*两人同居交往设定
          
         “任务 ?”中也一脸疑惑地看着手中一张写满密密麻麻资料的纸,一眼扫过去后他心里开始有点担心。“是的哟,中也君,虽然觉得现在给你这个任务不太好,但眼下只有你能去了呢…芥川君他们出任务还没回来,能麻烦你吗 ?”首领看上去也跟中也一样有些困扰,“是,我没问题的,Boss。”中也恭敬地取下帽子敬了个礼,然后拿着纸离开了首领的办公室。“哎呀,希望太宰君不要生气呐~”偌大的房间里回荡着首领的声音……

        “呼…”出了办公室,中也恢复了原本轻松的状态,他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手上那张印了一位漂亮女性资料的纸,他清楚的知道几天之后那名女子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中也心想着要不要告诉太宰自己要做一个当一天别人男朋友的任务,但转念一想,太宰应该不会是一个会计较那么多的人…吧,“算了,懒得告诉他了”然而中也并不知道,他现在做的这个决定,之后会让他后悔到肠子都青掉……

        “喂,太宰,我今天有个任务可能会晚回或不回,你晚上不用等我了。”中也坐在某星X克里,一边给自家男朋友打电话,一边坐在里面等着自己的“约会对象”出现,“欸…可能不回 ? 中也我们都多久没有做……”“你给我闭嘴,目标来了,我挂啦。”见电话被挂断,太宰一脸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手机,仿佛那就是中原中也,本来他还想着今晚回去可以看到自己的小恋人在家乖乖地等着自己,谁知道又要独守空房……“啊啊啊,烦死了,出去晃晃好了。”,“太宰你又跑!!”门一关,国木田的声音消失。

         天空是那么的蓝,河水是那么的清澈,然而太宰眼前的景象让他眼珠差点掉出来滚入旁边的河内,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前一秒跟他说在做任务的中原中也和一名女子快乐的坐在咖啡厅里喝 咖 啡 ! 等等中也你要干啥,你要喂那个贱女人吃东西!!!exm me??? 中也,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你怎么能有了我还在外面找白莲花圣母婊???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对我,太宰眼泪汪汪地强忍着内心想冲上去扯走中也的欲望,决定先躲在一旁看看,果然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0……我们亲爱的太宰先生怎么就没有想到那名女性可能是即将要被杀掉的目标呢,他现在内心只想着“中也不要我了中也不要我了中也不要我了”不行 ! 怎么能让这个妖艳贱货勾走中也,这个女人哪里好了?胸小脸圆屁股大,手长腿短长臂猿,化妆还画的像个鬼,啊好气哦,中也真没眼光。

        太宰越想越生气,本来想躲着看会儿的,现在是越看越忍不住了,他想起刚刚中也说今天要晚回还可能不回,所以是说如果太宰没有看到,他们晚上是要去开房然后自己可怜的窝在家还什么都不知道?!行啊中原中也,我平时对你太温柔了果然不是什么好事,我今晚就让你一个星期下不了床,太宰撸起袖子站起身,假装若无其事的走进了咖啡厅,然后假装是碰巧遇到了中也,最后假装露出超震惊的表情,“哎呀!亲爱的,好巧哦,你怎么也在这里 ?”他走过去一把搂住中也,然后一脸敌意的看着对面略显尴尬的女子。中也的脸刷的就白了,完了,任务要失败了……中也捂住脸,一脸绝望……

         “碰---”,“干 ! 太宰你做什么呀!那个是我要暗杀的对象。”回到家,中也被太宰一把甩到沙发上,两人互瞪着,一时间气氛有点僵硬,“中也为什么在电话里你不跟我说明白?”太宰的脸看起来有点阴沉,眼神也是暗的让人看着有点害怕,“那…那我又不知道你会突然出现,也不知道你会在意这种事就没说了啊……”中也知道自己理亏,毕竟没告诉太宰自己的任务是这样的,但他是真不知道太宰的占有欲这么强呀,想都没想就把自己拉着走了,这怎么跟首领交代呢?
        
        太宰看着沙发上中也一脸抱歉的样子,叹了口气就转身去厨房做饭了,中也趁着太宰不在,立刻拿起手机跟目标女子道了个歉并向首领汇报了情况,哦然后家里还有个大醋缸要想办法解决一下。

          几分钟后,菜上桌了,中也走过去一看,哦日,太宰这是要请自己吃煤炭哦 ? 一盘盘碟子里都装着一团黑咕隆咚的不明物体,啊他果然还在生气啊……中也坐下来,太宰撑着脸笑看着他说:“吃吧中也。”中也卖着笑颤抖着手的夹起一坨放入口中,噗!!…… “太宰你做的这啥啊,家里的醋是不是给你全倒进去了?”中也真想哭,作孽啊!早知道就@?&√%#!?……唉……

         “太宰别生气了啊,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不先跟你说明任务内容的……”中也放下筷子,认输般的向对面那个横滨大醋缸道歉,太宰看着中也这样,渐渐也恢复成了原来那副温柔的样子,他走过去搂住中也,“我这么大度这么可能真的生气呢,但是中也你下次不能再这样了哦,再有下次我说不定就直接上去扯那个女人的头发了呢~”中也听了一阵恶寒,在这天他终于看清了太宰的真面目,啧啧啧真是可怕啊,恋爱中的男人。(你知道还不是)

          宰:“所以中也今天要补偿我哟,今晚的play我要认真想想呢~”
          中也:“滚蛋,你这个床上桃太郎!!”
--END

        

【双黑】冬

*两人交往同居设定
*不喜勿喷,双黑真是好好好啊啊啊!
         今年的冬天也是很准时的到达了日本,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给人一种十分安静的感觉……

          “呀吼 ! 中也起床呀!看外面下雪了耶!”一天早晨,太宰早早地起来了,他兴奋的把床上裹成一个球的中也身上的被子猛地一掀,“中 也 起 床 啦!~~~噗哦!”然后太宰被中也一个枕头打飞出去了。

         “一大早的吵屁啊吵,又不是没见过下雪,阿…阿嚏,好冷啊……”中也顶着一头乱发从床上坐起,边发抖边看着面前抱着枕头一脸期待的太宰,“你要干嘛?”中也一脸警惕,只见太宰笑笑说:“中也我们出去玩雪吧?”

         “放开我啊,死太宰 ! 外面好冷啊我不要出去,啊!!最讨厌冬天了!!”中也在太宰怀里不停地挣扎着,(虽然没什么用)。“哇!好漂亮啊!到处都是白的耶!”太宰开心地像个第一次见到雪的孩子,手中还搂着个像兔子一样不停挣扎的中也,太宰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刺骨的寒风吹得他打了一个激灵,嘴里还不忘说句:“中也你再动我就把你倒插进雪里。”……这招特有用,前一秒还在扑腾扑腾地中也立刻就安静下来了。

         为什么中也会那么讨厌冬天呢?因为中也天生是个怕冷体质,在没跟太宰交往前,中也在冬天要盖三层被子,现在可以抱着太宰这个暖宝宝,所以好了许多。而且中也一年四季手都是冰凉的,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一点也不喜欢别人碰他的手,太宰也不例外。

         “中也真是怕冷呢,这么怕冷怎么一起玩雪啊……”太宰蹲在地上堆着一个小雪人,中也站在他旁边不停地抖着,“嘿呀!”太宰突然一个雪球扔过去,正中中也的脸,“nice ball ! 哈哈哈!”,“……太宰治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不姓中原 ! ! !”中也随手抓起一把雪就朝着太宰扔过去,“嘿嘿,打不到,而且中也你本来就不姓中原啊你明明姓太宰。”,“去死 ! ! !”

        “哈…哈……哈哈哈”两人追逐了不知道多久,最后累的躺在雪地上,中也已经冷得快失去知觉,所以感觉躺在雪上都是热的,“中也你开心吗?”太宰闭着眼享受着这美好的二人时光,“开心呀,但我快冷死了呢呵呵”,“哈哈,中也,我真的超级开心啊,这是我们俩交往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冬天,我可开心啦,因为中也怕冷所以晚上可以窝在我怀里,我就可以顺便抱着中也了,以后我们还会一起度过无数个冬天,还请多指教哟~”说完太宰就拍拍屁股站起来,顺便把旁边的中也也拉了起来,他看着旁边的人冻得眼泪直飙,都快说不出话了,顿时有些心疼。

          回去的路上,太宰突然拉住中也的手,然后不意外的听到了一声惊呼,“不要碰我的手 !”中也慌乱地想把手抽出来,但太宰把他抓的紧紧的,死都不放:“中也的手好冷啊,再不暖暖就要冻掉了”然后太宰就把中也的手放到自己脸上,脸的温度通过热传递传到中也手上,暖到了中也心里,“以后我就帮中也暖手啦~”太宰笑眯眯地,牵着中也的手,小心翼翼地把它伸进了自己的口袋,仿佛牵进口袋的是自己的全世界。

          “真是个笨蛋……”中也把头扭到一边,但太宰清清楚楚地看到中也的耳尖红了,他灿烂地笑了起来:“是是,我是笨蛋~属于中原中也一个人的笨蛋哦~”

          他们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慢慢地踏在雪地上走着,他们的路还很长,一望不到尽头,但没有关系,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们能陪在对方身边,一起走完那条名为“人生”的道路。

         冬天,也不错嘛……中也心里想着。
--END

        昨天双黑把我的血槽清零了,今天成功抢救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双黑啊啊!看到这句话的我已经可以升天了……HP-999999999

【双黑】不是童话的童话

*来写写童话~安徒生爷爷请不要出来打我
*顺便说说,长发公主是根据莴苣姑娘改编的
*毁原童话系列……不喜勿喷

           1.海的女儿
   
       从前,在一片美丽的大海中,生活着即将灭绝的美人鱼一族,他们以海爸爸(? 为首,无忧无虑的居住在海底的宫殿中。

      其中,最小的那位人鱼叫做太宰治,他是所有人鱼中最英俊最帅气的一个,他的一个笑容就能让一位路过看到的少鱼直接尖叫着晕过去,所以他的兄弟姐妹们亲切的叫他“祸害治”,但太宰他在海里居住了那么久,愣是没发现一个他看得上的,他的人生究极理想就是找个他觉得长的不错的美少鱼跟他一起殉情,但他找到快崩溃了也没找到一个,找到了也是甩他一尾巴后走人。

         “唉,那些小姐们怎么就不能理解呢?明明殉情是那么美好的一件事。”太宰捂着心口,痛心疾首的用他哥哥的衣服边擦鼻涕边说到,“废话,这阶段正是享受人生的最佳阶段,谁会跟你这个神经病一起去死。”他哥哥一脸嫌弃的扯回衣服,转头就走。

          本来呢,太宰等得都想放弃了,可是某一天,他浮上海面去看月亮时,恰好碰到了暴风雨,好嘛,这对他是没有什么影响的,但他发现了暴雨中海上有一艘船正在接受风暴的打击,巨大的船帆摇摇欲坠,仔细看到上面的人都一脸惊慌,突然,太宰眼睛一亮,他看到了一位有着惊人样貌的美少年,他有着一头亮丽的橙发,就算再黑暗也挡不住它的光芒,他还有着一对蓝宝石般闪耀的眼睛,太宰看直了眼,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天使了。
 
         然后……船坚持不住了,那名少年被风暴拍进海中,太宰全程观看。

         少年落下船
         太宰:………………
         少年入海
         太宰:…………………………
         少年扑通一声,……
         太宰:有人陪我殉情了!
         他以火箭般的速度游向那名落入海中的美少年,十几年来他第一次这么兴奋,太宰抱住那名少年,本来如果立刻将他送回海面,他还是有救的,可惜抱住他的人是太宰……

          “嘿嘿,有生之年能遇到一个这么可爱的人陪我殉情我这一生也是值了~”太宰看着自己怀中安详睡去的少年,缓缓从身后掏出了一把精致小巧的刀……

          早晨,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照到了海面上漂浮的两位相拥着的少年和一片腥红……
        
          海的女儿--END(明显就要比人鱼一个鱼死了的结局好嘛)

          2.莴苣姑娘
         
             在一个被森林围绕着的小屋子里,生活着太宰和中也一对夫妻。他们所住的屋子旁边是一位老巫婆的城堡,那名老巫婆常年不在家,所以看着那个城堡阴森森的。
        
          中也有一天从市场回来路经那位老巫婆的城堡,看到里面生长着一片绿油油的莴苣,中也也不知是怎么的,从那天看到那片莴苣后,就天天都在想着吃莴苣。他从自家窗户望出去,看到那片莴苣地,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但他们不敢去挖,因为他们不敢确定那个老巫婆是否在家,巫婆的脾气出了名的坏,如果偷莴苣被发现了,下场会很惨的。

         太宰看着自己的中也天天望着那片莴苣日益消瘦,心里又心疼又没办法,于是他决定,再可怕他也要去挖颗莴苣回来,他拿着一把刀,想着如果看到那个丑阿姨,就跟她拼了。接着太宰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看了一下没发现巫婆后,砍了一颗莴苣回家,看着自家中也一脸满足,太宰觉得,值了 !

          然而,中也仿佛中了毒一样,吃了一次,还想吃,于是用着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太宰,太宰一心软,没办法,只得再去一起。

          然后就尴尬了……正当太宰砍完莴苣准备回家时,他回头一看就是一张能吓到人大小便失禁的脸,是老巫婆,太宰手上抱着颗莴苣的样子恰好被她看见了。

          “what are you doing?”巫婆问,于是太宰把事情跟巫婆说了一遍,并请求她的原谅,巫婆想了想,说:“我可以免费给你们吃我园子里的莴苣,但作为交换,你要把你和你妻子生下来的孩子给我。”,太宰愣住了,接着他说:“我妻子是男的,哪来的孩子?”……
           巫婆:……
           宰:…………
           莴苣姑凉(长发公主)--END
接着就也没有什么长发公主和王子的出现了,有你宰和中就够了~

       

【双黑】巨大月亮

*大写的OOC,不喜勿喷
*两人同居交往设定
*听说前几天有什么巨大月亮……科科

          太宰一大早起来,还没吃早饭就拿起报纸开始看,一打开看到头条就是【巨大月亮 ! 几十年来最大的月亮 !】哦,月亮啊!都快忘掉月亮长啥样了…… 太宰和中也住的地方常年看不到月亮,每次看到新闻上说有大月亮,有流星雨,有什么星和什么星重叠,他们小两口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天台伸长脖子望,然而一晚上过去,屁都没看见,他们回房就是撕报纸,导致他们现在看到这种新闻内心都毫无波澜。
       
         “中也中也,今晚有巨大月亮诶!”太宰看着打着哈欠从房里走出来的中也说道,“哦,月亮啊,月亮是啥?”中也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在太宰眼里看着可爱极了,他一把把中也揽到怀里,笑眯眯地说,“中也,我们今晚去天台上看看吧?”,中也一脸惊讶:“太宰,你还相信这世界上有月亮存在啊!你不记得上次的流星雨事件了吗?”哦,说到这个,太宰脸唰地就黑了。
         
           所谓流星雨事件就是,在上一次太宰看新闻发现有流星雨时,他二话不说就拖着中也去到天台上等,然后到了新闻上说流星雨出现的时间时,他们连一粒沙都没看到,中也气极了,他每次都被太宰拖上来吹冷风,最后还啥都没有,然后他一气之下把太宰打飞了下去,于是在下面等流星的人们如愿以偿看到了天空中一颗亮丽的太宰星飞过,他们兴高采烈地许了愿,结果就是太宰在医院躺了几个月……之后过了很久太宰都不想听到流星这两个字。
       
           “唉,中也,你看,我们那么久没见过月亮了,之前可能是月亮太小看不到,现在都说是巨大月亮了,多多少少也能看到一点的嘛,是不是?”太宰搂着中也,还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但人中也觉得还挺有道理,大不了没等到用太宰代替也是可以的,所以没作什么挣扎就跟着太宰去买晚上蹲等月亮的干粮去了。
      
           “中也你说我们买些什么好呢?”太宰看着商店货架上一堆的零食,但没一个想吃的,想着转头问问中也的意见,谁知道中也只拿了一捆麻绳和条形的彩灯,没有想拿零食的意思,这让太宰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他啥都没说,默默地拿起了零食……
      
          “好了,万事俱备,只欠月亮 !”太宰看上去格外开心,整个人就像一三岁小孩,只差站在沙发上跳了。“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开心……都等过这么多次了”相比之下中也冷静多了,想着应该是等麻木了,觉得有没有都无所谓了,太宰听后笑了一下说:“只要是跟中也一起,做什么事我都很开心呀!”,“……白痴”中也转过头去,但从后面可以看出他耳尖有点红。
    
         晚上--- “哇!好冷啊 ! 中也 !”太宰站到天台上,冷得直打哆嗦,中也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他们两人紧靠在一起,互相取暖着,他们望着一片漆黑的天空,想着应该又是一个无月日了,中也转头过去刚想骂太宰,就看见对方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干…干嘛?”中也被盯的有点发毛,“中也,月亮好好看啊~”太宰笑弯了眼,温柔地看着中也。“哈?太宰你是不是想月亮想疯了?这哪里来的月亮啊?”,说着中也就四处望了望,“嗯?中也看不到呢~因为月亮在中也眼睛里啊~”明明是很甜蜜的一句话,然而为什么中也感觉自己又被骗了……
       
         “中也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太宰:冷漠脸。
        “没办法太宰,你看到月亮了我还没看到呢”
         中也:嘲讽脸。
          “可是中也,我不是月亮……”没错,太宰现在正被中也用买来的麻绳挂在天花板上吊着,全身被绕上了买来的彩灯,整个人都是亮的,说好听点是太宰月亮,说难听点就一活脱脱的太宰吊顶灯,中也一脸满足地看着这“月亮”,想着:啊,月亮真漂亮啊~
           宰:就知道没好事……嘛算了,他开心就好吧w~
--END
嗯,这就是我这看月亮的情况(微笑,泥萌看到月亮了吗?(好像有点欺负宰……宰厨莫打我 !)

【双黑】说梦话

*大写的OOC,极短,不喜勿喷
*回归原来的文风,果然还是喜欢轻松愉快的w
*两个同居交往设定

      
        中原中也有一个他不喜欢但又没有办法改掉的一个破习惯:说梦话。他说梦话就跟喝醉酒一样,睡后吐真言……他的这个习惯还是太宰最先发现的。
         那天,太宰在酒吧跟人唠嗑不小心唠过了中也规定他最迟回家的时间,“哦日…卧槽,这就嗝屁了……”太宰满脸黑线,他对中也的惩罚怕到骨子里了,居然一个星期不让自己碰他?!这真是太可怕了!想当初那一个星期,太宰就像一个死鬼一样瘫在沙发上动都不能动了,他眼神空洞,神情凄凉,仿佛下一秒就要进棺材了。谁知道人中也不吃他这一套,该干嘛照样干嘛,反正一星期不准碰他,这对太宰来说就是最严厉的惩罚了。
       太宰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像丢了魂儿似得走出了酒吧,北风那个吹~~吹进太宰心~~太宰只希望中也能手下留情,这次破个例放自己一命,毕竟他也不想的嘛,是那个人一直缠着自己不给走,哼,都是那个人的错。
         太宰轻手轻脚地打开了自己大门,生怕一推开门就看到自家小恋人那要吃人般的眼神,太宰想到这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豁出去似的打开了门
         …………“嚯,小矮人睡了啊?”太宰看着客厅一片漆黑,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没完,真正可怕的是卧室,太宰换了鞋,静悄悄地走进去推开了卧室的门,还是一片漆黑,床上有一团不规则多面体在进行呼吸作用。“good!!!”太宰在心里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正当他打算拿起睡衣直奔浴室时,突然一声“太宰……”从床上传出,“嗨呀!!!!”太宰在心里惊叫,差点叫出声,他急忙捂住自己的嘴,一脸惊恐的望着床上的人儿,太宰想着是否要主动点认罪了,免得到时候更惨,他可不想让当年的悲剧重演,不过上次是第一次,中也已经很给面子了,这次说不定就是一个月了,太痛苦了。
         太宰悲痛地闭上眼,等待着暴风雨的降临……1秒…2秒……嗯?太宰睁开眼,怎么没动静?他走过去看了看中也的正脸,还在睡啊?!那刚刚那一声是怎么回事???太宰:黑人问号???。
        “太宰……就是个混蛋……”太宰更惊恐了,就在今天,他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自家的中也会讲梦话!! 睡了这么久今天才知道!不过之前也没有啊?!(其实是之前太宰睡太熟了,没听到……)
        “哦吼……在梦里都在骂我呐……”太宰眯起了眼,打算继续听中也还会说什么,但过了许多都没动静,太宰不想等了,他决定明天去买个录音笔回来晚上录中也说的梦话,他凑近床边亲了中也一下后拎起睡衣走进了浴室……所以自然就没有听到中也在后来说了一句:“但是我喜欢……”
……
          隔天,“太宰你昨天什么时候回的……?”中也拿着拖鞋,居高临下地看着身前的太宰,“啊…哈哈哈……我昨天……走着走着掉坑里了所以……”太宰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中也 !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晚回的,你看我这么乖这么帅气就放过我吧!”……
         后来据楼层阿姨说,她看到一个1米8几的小伙子蹲在门口画圈圈画了一个下午……
--END
    

【双黑】四季

*设定是妖怪中x人类宰
*不喜勿喷
﹉﹉﹉﹉﹉﹉﹉﹉﹉﹉﹉﹉﹉﹉
       --夏---
       一切的开始……
      
       “唧~唧~唧~……”蝉在树上欢快地叫着,夏日的高温似乎要把屋子都烤融……
     
       “啊~这个破天气害得我连自杀的心情都没有了,好 无 聊 啊~”太宰坐在树荫下哀嚎着,手中的扇子不停地扇动着,他正坐在自家屋后几百米外的山上,享受着安静
一个人的美好时光。
     
       太宰生活在一个如油画般美丽的小村庄,清澈见底的伊通河环绕着整个村子,那里的人们都将它视作保护河,每年固定的一天会在河边举办一次祭神的活动,太宰把它叫做祭神节,那是一年中最热闹最有趣的一天了。村里的人们待人都十分友善,在路上邻里之间碰见了都会互相亲切的打招呼,偶尔还停下来聊几句,和对方分享自己手中的食物,邀请对方去自己家做客。在这个宁静和谐的村子里,还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人们都敬畏那座山,坚信山上有山神,并且他们相信就是因为有了山神的庇佑,自己赖以生存的村子才会如此的和平安宁。
      
         太宰是这个村子里出了名的怪孩子,明明脑瓜子那么聪明,却一天到晚想着怎么样才能快乐地去死,就因为这个,他给村里人添了不少麻烦。有时小孩们结伴去井边打水,不出一分钟大人们就会听到自家孩子喊道:“妈,井里有太宰~”。太宰的父母都拿他没办法,因为是家中唯一的孩子,父母都很宠他,就顺着他来了,想着只要他不真死就好。
        
         屋后的那座山是太宰最喜欢去的地方,其他小孩被大人讲鬼故事吓得不敢上去,所以太宰在那里能享受到别人所享受不到的美好时光。
       
         如往常一样,太宰拔了一根狗尾草挂在耳后,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往山上走去,他拿着扇子边走边扇,走到他经常去的老地方坐下,打算等着天降石头把自己砸死,然而石头没等到,只等到了一位有着蓝色眼睛,橙色头发的美少年。
       
          “…………”一大一小干愣着站在那大眼瞪小眼,过了许久,太宰才主动开口问道:“请问你是……?之前都没见过你的?”,被问话的那位少年撇撇嘴,极不情愿地开了口:“我叫中原中也,是这山上土生土长的妖怪,小孩,你呢?”,“我叫太宰治,我不是小孩,妖怪先生,我天天来怎么之前都没见到过你?”太宰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原来真的有妖怪啊~小孩?我哪里是小孩了,这妖怪真讨厌。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你啊,我天天在这呆着,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哩。”叫中原的妖怪把手一摊,对着太宰怂了怂肩,“好吧,其实这不重要,那么妖怪先生,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让我能不痛苦的死去啊?”太宰两眼发亮地看着中也,接着成功获得了限量版中也白眼一个,“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是个小孩吗?居然想着自杀。啊,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好吧,中也不懂得自杀带来的美妙呢,难怪那么矮。”这句话成功的激怒了中也,他弹起来揪着太宰说道:“啊?!你说谁矮你个爱自杀的小屁孩 !”,“谁应了我就是在说谁~”,“你找打 !……”,明明才刚认识不久,他们两人就在山上追打着、嬉笑着,好不快乐。
        ---秋---
        两名少年相识的第三个月…
       
        “呐,中也,能不能跟我一起去山下过祭神节?”太宰坐到了中也旁边,笑眯眯地问着,中也正坐在石头上苦恼地看着不停透过树缝滴落在自己头上的雨水,抱怨道:“啊…秋天真讨厌……祭神节?那是什么?”,“啊,那是我们村子每年都会有的一个祭拜神明的节日,一起去吧,很热闹的哟!”太宰满脸期待的看着中也,似乎很希望能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
           “额…我”中也看着太宰眼里的光,觉得快被闪瞎眼了
           “中也~~”太宰把脸凑近中也,两个眼睛像两个电灯泡
           “额…………”
           “中也~~~”
            中也:哦,我快不行了……
           “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太好了!!中也最好了!”太宰激动地一把抱住了中也,“混蛋放开我啊!”中也满脸通红,使劲想把抱着自己的人扒下去,“不放不放,就不放~”太宰笑得一脸满足。
         
          节日当天……“中也中也快来啊!”太宰走在前面,朝后面的中也使劲的挥手,“太宰这里人好多啊!咦?!”中也一回头就看到一位女士笑眯眯地站在后面看着他,“你是中原先生吧?我是治君的母亲,你好”女士微微弯了一下腰,然后接着说:“治君认识你后,就没有再喊过要自杀了,整个人都变开朗了,我们一家都非常感谢你,不介意的话,请收下我这一点小小的心意。”中也不常接触人类,所以突然被搭话他特别紧张,他僵硬地用双手接过女士递过来的东西,回了对方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等女士走后,他回想起刚刚她说的话,又看了看自己身前笑得无比灿烂的太宰,微微勾起了嘴角,什么嘛,不是挺好的吗?……
          
           他猛地跑过去搂住太宰,“太宰!你居然偷吃,太可恶了!”太宰被突然扑来的中也吓到了一下,随即回搂住他,“诶~是中也自己来的这么慢,我才不留给你。”然后把手中的食物一口塞进嘴里,“太宰!!!”,“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他们两人来说,这真是超棒的一个秋天啊。
         ---冬---
         相识六个月了……
        
         “哈……中也你不冷吗?”太宰使劲往手上哈着气,整个人裹的像个球一样,“嗯?我们妖怪是不受气候影响的,一年四季穿短袖都完全没问题。”,“诶…妖怪真好啊…中也看这边!”,“咋啦?噗……”中也一回头就是一个雪球跟自己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嘿嘿~来打雪仗吧。”太宰晃了晃手中的雪球,“吼~居然是雪仗~小伙子你是第一个敢向我挑战雪仗的boy。”中也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看得太宰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心想:好像要完……
        
         “中也,中也我错了,不要打了,我错了。”太宰捂着自己被雪球砸的红肿成包子的脸,双手合十连连求饶,他觉得自己再被砸几下就可以见到白天的星星,中也一脸自豪,放下手中的球去揉了揉太宰的脸,“太宰你不再寻死了呢。”中也冷不丁地说了那么一句,“嗯?是啊,因为我死了中也会很寂寞吧,那么怕生,都不知道之前我是怎么认识你的。”太宰歪了下头,但没有看中也,所以自然就没有看到中也在那一瞬间有点悲伤的表情。冬天……真是冷啊……

         ---春---
         零……

         “太宰我要走了……”太宰跟往常一样早早的去到了山上,但却听到了中也跟自己说的这么一句话,“中也你刚刚说什么?你要走了?去哪?什么时候回来?”明明是春天了,但太宰却感觉自己浑身冰冷,他说到最后声音还有点颤抖,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我……我只是化成人形的妖怪,再怎么像人类本质都是妖,所以我要走了,去修行一段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也有可能……不回了。”中也说这句话的时候头完全是低着的,他紧握双拳,不敢抬起头看太宰的表情。“中也……你,不去修行会怎么样?”太宰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可能不回来了?开什么玩笑……“我也不知道……但就是得去……”中也感觉自己的指甲都快掐进肉里了,真疼,哪里都疼……“中也,不要走好不好?”来了,中也最怕听到的一句话来了,他什么都可以接受就是不愿意听到太宰的挽留,他绝望地闭上眼睛,死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然后猛地一站起,朝太宰颈后一拍,成功地接住了太宰瞬间变得软绵绵的身体,中也仿佛听到了一句“不要走……”,他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如潮水般往外涌,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他很害怕,他怕多年以后,太宰会忘掉自己寻找新的朋友,或是自己会忘掉太宰,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人世间孤独的活着,未来是未知的,但是无论自己有多害怕,都要踏出这一步。
       

         再见了,太宰,我的爱人……
﹉﹉﹉﹉﹉﹉﹉﹉﹉﹉﹉﹉﹉﹉﹉
        ---夏---
       
        距离中也离去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夏天,太宰已经不想数了,他也数不清了。他那天醒来时发现自己还躺在山上,中也早已不见踪影,他捂着头开始笑,笑得眼泪都开始不停地流,笑声听着让人感到一阵阵心寒,他发现身旁的石头上放着中也在祭神节上买的帽子,于是就带回了家,把那顶帽子当作他的信仰一样供了起来,陪伴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着……
         
         太宰全身被冰冷的河水浸泡着,啊……水啊,淹死我吧……“治君……哎呀!怎么又泡在水里啊,你这孩子,中原走后你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能不能振作一点啊?”太宰的母亲真是没办法了,太宰等中也等到接近绝望后又开始了他的自杀生活,天天无数次的入水让他的家人完全吃不消,都想找绳子把他绑起来了,“你现在这个样子,还不等人中原回来你就死了,到时候人家真的回来了,你又死了,怎么办?”,“他还会回来吗……?”太宰的一句话就让所有人沉默了,是啊,他还会回来吗?过了不知道多久了,一点关于中也的消息都没有,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中也最讨厌了……那么烦人,那么爱生气,还爱打人,不讲道理,但我是那么的喜欢,中也,你回来好不好?……我感觉我真的快要死了……
       
         “唧~唧~唧~”蝉在树上不停地叫着,夏日的高温似乎要把屋子都烤融……
       
         “治君,门外有人找你~”太宰的母亲喊着,然后转身回房,“来了来了,谁啊?”太宰有点不高兴,又被打扰自杀了,他从水中起来向门外走去,看到门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他正感到奇怪,就看到地上有一张纸条…【到山上来】……
        
         太宰不停地跑着,气都快喘不过来了,他不停地朝山上那个熟悉的地方跑去,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会是谁?会是谁在呼唤着自己?是你吗? 中也。
        
        “哈…哈…哈……”太宰愣住了,他眼里又重新充满了光,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笑的中原中也,以为自己在做梦。几年了……他还是没变,还是那么矮,眼神还是那么嚣张,还是……我的中原中也。
        
         “我回来啦,太宰……”中也开心地笑着,朝那个已经呆住了的太宰挥了挥手,太宰站在那,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疼,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了。
       
         “欢迎回来,太慢了啊中也 ! ”他向中也扑过去,眼泪再也止不住了,那么久的等待终于在这个夏天迎来了终结……
        
         那个夏天,属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时针,重新开始转动了起来……
﹉﹉﹉﹉﹉﹉﹉﹉﹉﹉﹉﹉﹉﹉﹉﹉﹉﹉
上次发了篇刀刀,所以这次不发刀了,因为是周更,所以字数会多些了,可能有那么一点点像萤火之森,一点点……